The-girl-in-wonderland

竟然今天才看到這系列可愛到不得了的故事!

MIZÜ:

你今天模型了嗎~

睡不著的宗主與心裡方的靖王殿下,以及千年後的你們

最後有包含一點偽裝者~阿誠哥萌萌噠!


前幾篇→<> <> <> <> <> <> <> <>  <> <番外>

偽杯緣子系列壓克力吊飾製量調查


最近有小夥伴反映LOFTER開不了圖看,所以我把這個系列也貼到微博去順便當備份~

微博搜尋MIZU_水耀日應該就可以找到我的微博了

或是點擊我的微博網址→http://weibo.com/mizuyouhi

【诚台】暂时就先无题好了 一

Omg!!!!受寵若驚ing!!!!!!!!!!!!!太太竟然回應我的點梗😳😳😳😳😳

门对寒流雪满山:

↑等我认真想个题目。


这篇是先手写再打上来的,所以想认真一点(学习镇圈大大的精神)


 给 @The-girl-in-wonderland GN的答谢点梗文(诚台异国AU)


毫无逻辑 毫无异国生活常识 全篇瞎编


↑预警加粗我提醒你们了




------------------------------------------------------




   他们在深夜通宵对谈,在最晴朗的阳光下走遍了一条又一条宽阔无人的街,在下小雨的午后不顾一切地抱着琴盒拼命跑向公寓,又在进门后喘着粗气相对大笑,直到力竭。


明台想,那真是他最快活的一段时光了。


 



 


相逢是在一个很平常的下午。


维也纳的街头向来少有行人,比起拥挤的上海滩,这里就像另一个世界。明台爱极了在此间散步的感觉,从清晨到傍晚,这个城市总能予以他一种几乎被遗忘的宁静,让他得以从刚刚和明楼大吵一架后出走的坏情绪里出来一点。


而阿诚就是在那时候跳进了他的视线。


一个无论外表还是气质都像亚洲人的少年——或者青年,明台默默想象了一下他稍微增高再稍微增肥的样子,在心里默默把对方的年龄抬高了一点——在维也纳的街头拉二胡。突然却不突兀,明台想,很奇怪,可那人身上就是有让一切奇怪元素都和谐起来的气场。


这种玄妙的气场成功拉住了明台前进的脚步,他注意到那人面前并没有放什么用途类似乞讨的容器,于是心安理得地干脆站定,享受其异国他乡难得一遇的故音来。出于某种不知从何而起的奇怪心态,明台没敢一直盯着人看,只在假装专心致志欣赏维也纳街景的间隙里迅速转头,状似无意地瞄上一眼。


却正正好对上了那人含笑的目光。


“少爷,听了这么久,就没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吗?”


 


明台感觉自己在那一刻把这辈子的窘迫都用完了。他在“转头拔腿就跑”和“就地挖个洞钻进去”之间纠结了几千遍,最后竟奇迹般地因为对方温和的眼神平静下来。


——也或许因为那人一开口就是中文,实在是不生亲近之意都不行。


明台一边给自己努力找着借口,一边向对方靠近几步,反问道:“才第一次见,这么短的时间,你怎么就知道我是个少爷了?”


“看你年纪,不是该上学就是该工作,今日并非假日……”对方答得从容不迫,“倘若失学失业还能如此悠闲,那不是少爷是什么?”当然还有你身上那怎么看都不是平凡人家款式的衣服,还有某些更加隐秘的理由……不过这种说出来算推理作弊的话就不必说了。


“你又如何知道我不是逃课出来的?”明台挑眉,他偏要跟这人计较第一印象的问题,“‘少爷’听着怪生硬的,像是你在挤兑我……换一个换一个,你叫我明,嗯,明楼就行了。”


很显然,明台记得大姐“不要随便把名字告诉陌生人”的教诲,却忘了“不要出卖大哥”这一条,而且忘得毫无心理负担。


对方的脸部肌肉几不可见地抽搐了一下,道,“好吧,小少爷。那你到底有没有逃课?”


“小少爷”这称呼听起来就顺耳多了,明台一时间也不想提醒他“我已经告诉过你我的名字”,毕竟被叫了大哥的名字还是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


“逃了,”明台道,一脸“你看你猜错了吧”的得意表情,“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阿诚。”


“真名?”


阿诚看了他一眼,谴责的意味不言而喻。


“呃,好吧,”明台对上那眼神就有种被洞察一切的心虚感,迫使他瑟缩了一下,“很高兴认识你,阿诚。”


阿诚笑了。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小少爷。”


 


 


这就算是认识了。


明台出神地看着对方整理本来就不多的东西,那双修长的手一件件拿起二胡,琴盒,放在地上的两本书,一支笔,一个本子,最后连轻便的小凳都挂在包上背了起来,终于忍不住问道:“这么多东西,不沉吗?”


“多?”阿诚奇怪地看他一眼,随即起恐怕不是人人都受过伏龙芝的魔鬼训练,这些……可能……是挺多的?


“要不我帮你提一点。”明台自告奋勇。


“小少爷,你是打算跟到我家去吗?”阿诚有些无奈,“要是逃课了,就早点回去上课或者回家去,免得叫人担心。”


“阿诚,你以前是当老师的吗?”明台吃惊地瞪大了眼,“‘要是逃课了就早点回去上课’——这种逻辑也就只有你讲得出来了!”


“我说的不对?”阿诚上下打量一下他,“小少爷,你多半没成年吧?这么随便到处乱跑,还被一个陌生男人三言两语就拐走了,你家里人知道吗?”


“我——”明台一口气噎在喉咙眼,“我马上就成年了!马上!还有一年!”


“那也还是没成年。”阿诚不为所动。


“难道你成年了?”明台不信。


“嗯,也就比你大那么一些吧。”


“那——”


“不过还是成年了。”


“.…..”


明台没辙了,但又不想让这么奇妙的缘分戛然而止,只好默默跟在对方后面。半晌,大约是觉得这气氛实在尴尬,开始没话找话起来。


“你比我大,那我是不是应该叫你阿诚哥?”


“随便。”


“阿诚哥,你也是逃课出来的吗?”


“不是。”


“不信!你明明没大我几岁,肯定还在上学。”


“我没上学。”阿诚心想我中学早就毕业了,大学……如果那算大学的话也已经毕业半年了,只是这学校说出来可能会吓死你。


“我有看到你刚刚放地上的本子是维也纳音乐学院的。”


“我在那儿蹭课听,捡别人不要的用。”


“……阿诚哥,你家里很缺钱吗?”


“家里?”阿诚皱了皱眉,“不缺。”


时隔多年,提到“家”这个词,他第一反应还是桂姨送给他的童年地狱,不过……既然一直是明镜在资助他学习生活,明楼又和他有一层绝密的组织联系,如今更是和明台见了面,那他大概可以把明家的人当成家人?


其实大姐早就和他提过让他到明家来住,只是……阿诚叹口气,算了。


“那你干嘛这么,呃,”明台搜肠刮肚,总算找出一个相对比较褒义的词汇,“节约?”


“钱不是人挣的?”阿诚斜他一眼。


“哇。”明台吐了吐舌头,“阿诚哥,其实我刚刚就想说,你不当个全职保姆......不我是说家教,家教,简直浪费。”


“是吗?”阿诚不置可否。


“‘钱不是人挣的?’”明台把五官小幅扭曲了一下,“真的,可惜你自己看不到,简直……等我成家了,一定聘你当我家的管家,再把我的小孩都交给你带。你简直是天下小孩子的克星。”


“我可不觉得。”阿诚看了看他,“比如现在,我就管不住。”


“.…..”


明台咬咬牙,这人又把年龄抬出来说事,可偏偏他一点办法没有!


“成家这种事早着呢,小少爷你啊,还是好好念书,少到处乱跑,别叫家里人担心为好。”


“你干嘛一直叫我小少爷?我告诉过你名字的。”


“真名?”阿诚反问。


“.…..”这个确实不是。


“不是真名就好。”


“怎么了?”


“哦,我前几年的时候给资本家打工,老板叫这个名字。”阿诚似乎受了明台的影响也开始毫无负担地出卖上级当反面教材用,“给你提个醒,不要以为自己年轻有力就能满世界乱跑,不然被黑心资本家榨取工钱还得加倍干活,到时候哭都没地儿哭去。”


“.…..”


阿诚哥的过去听起来真惨。明台沉默了一瞬,又小心翼翼地问道,“阿诚哥,你家真不缺钱?”


“不缺。”阿诚笑,“起码不比你家缺。”


…...鬼信啊!


 


那一天,明小少爷对他这位新朋友信口开河的自尊心和身体力行的抠门程度都有了深刻而难忘的认识。



太太難道是預言家?😳2016元旦圖2017成真了🎉

MoHae:

Happy New Year! 

有冇人可以用"stay with me"剪誠台啊!!

朴夫人_只是日常而已:

Stay With Me【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OST-----朴灿烈(EXO)&PUNCHnyeol